子母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子母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世界杯创新者的悲壮舞台

发布时间:2020-07-21 10:28:57 阅读: 来源:子母床厂家

荷兰5-1大胜西班牙的比赛,如果你看的是直播,这或许会是一场让你久久难忘的比赛。然而,一个老牌的荷兰球迷绝对可以拍着胸脯告诉你,真正的橙色风暴,你还未曾见到,也许就是今晚(荷兰——澳大利亚)。因为根据赛前的情报来看,荷兰主教练范加尔意欲带给这个世界的最大震撼,并非是血洗西班牙,而是重启上个世纪被封存多年的343阵型,重新赋予其生命力。在对西班牙的比赛中,范加尔为了应对卫冕冠军的强大渗透力,并没有亮出343这一秘密武器,而是以532应对。本文不是足球技术贴,但不得不感叹一个事实:历史上荷兰多次以变革者身份出现,却从未能走到最后。70年代荷兰就掀起全攻全守风暴,引领了一场被称为第三次变革的足球革命,荷兰队自己却屈居亚军。在商业世界中,商业模式和技术的创新,虽然存在风险,但往往也可以带来巨大的成功。创新本身成为商业不断前进的动力。但是在世界杯的舞台上,创新者多数以悲壮收场,原因何在?悲剧的革命者这一身份并不仅仅属于荷兰,2002年世界杯,非常崇尚荷兰足球的阿根廷主帅贝尔萨也曾经发动一场新的战术革命,重拾荷兰的边锋战术发明了3313阵型,现在全世界风靡的4231阵型就是脱胎于这一阵型。但阿根廷的下场非常惨烈,小组赛即未能出线。在世界杯的大赛中,创新者不易取得成功,首先当然要“归功于”世界杯赛事的制度设计,冠亚军一共只踢7场比赛,还要对抗裁判、气候、幕后黑手等各种限制因素,通常而言,走到最后的不一定是实力最强的球队,却一定是犯错误最少的球队。这样一种赛制中,天然就是创新的敌人。也正因此,瓜迪奥拉式的战术革命只能发生在俱乐部层面,放在国家队层面,其命运或是另一个模样。但即便如此,回顾历史,我们仍旧能够发现一些创新者的明显错误。让我们大胆假设,如果创新者可以规避这些错误,在世界杯这样充满官场厚黑学的舞台上,创新者未必只有无冕之王的命运。一、选错了创新的土壤上届世界杯,荷兰队在教练范马尔维克的带领下,一路杀到决赛。我曾专门致电一位喜欢荷兰队多年的老友表示祝贺,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位老友非常愤怒的说,只要是这位教练带队,我就不会看荷兰队的比赛,哪怕是世界冠军。当时,我就感觉到一丝寒意,果然,第二日荷兰队在决赛负于西班牙。范马尔维克的球队,一改过去荷兰足球的激情四射,踢的十分保守功利,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却也争议十足。虽然不是荷兰球迷,但是老友那句,即使得了世界冠军,我也不看他。让我立刻体会到了范马尔维克的压力,也立刻明白了,这场革命最终以失败告终是合理的。在足球世界,一直存在现实成绩与漂亮足球的二元悖论,这个悖论困扰过很多国家。包括足球王国巴西。自1994年靠防守足球重夺世界杯以来,巴西已经走出了这个二元悖论,所以2002年才会选择鼓励队员踢球“踢的更脏一点”的斯科拉里,再夺世界杯。上届世界杯的邓加也是一个带队球风彪悍看重防守的教练。但是荷兰人,却始终不能放弃对美丽足球的理想追求。范马尔维克苦心孤诣的创新,从一开始就选错了土壤,即使他当年带领荷兰队夺冠,恐怕也抵不住克鲁伊夫的一句:“这不是荷兰足球。”同样选错了创新土壤的还有阿根廷人贝尔萨。贝尔萨是荷兰足球的崇拜者,于是在1999年接手阿根廷队后,醉心于自己发明的3313战术,阿根廷队一度所向披靡,成为2002世界杯最大热门,但却在小组赛未能冲出英格兰和瑞典的包围圈,铩羽而归,是阿根廷历史上最差战绩之一。为此陪葬的,是整整一代阿根廷天才球员的才华和青春。但时至今日,贝尔萨仍旧是足球圈内备受尊敬的战术大师,带领巴萨获得6冠王的瓜迪奥拉曾经直言不讳,说自己是贝尔萨的“门徒”。贝尔萨像一个伟大的预言家,他用自己血的教训,预言了这个世界将重新被边路球员统治,才有了今天的4231。可是,他自己却成了殉葬者。这一惨剧的原因,今天看起来却十分简单可笑。那就是,阿根廷球员自古没有踢边路的基因,当阿根廷球员按照要求贝尔萨的战术要求不断的从45度角度起球时,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在自杀。一个国家的足球风格,不是一个人靠一场战术革命可以改变,可惜,当时的贝尔萨就是一个十分固执的人。后来贝尔萨曾经在智利队和毕尔巴鄂获得成功,才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二、创新者犯了乔布斯式的错误在颠覆式创新中,对领导者的领导力有非常高的要求。既要勇敢睿智,又要能团结他人,鼓舞团队。即使是天才如乔布斯者,他在苹果的早年,也曾经因为偏执于自己的创造力而遭受失败并被驱逐。创新者大多持才傲物,性格放荡不羁,乔布斯类型的错误,很多创新的发起者都难以幸免。1974年世界杯,荷兰队靠全攻全守的战术革命,亮瞎了全世界的眼睛,队中头号球星克鲁伊夫正是这一战术的坚定执行者。但荷兰决赛负于前西德。这也成为荷兰球王克鲁伊夫一辈子的遗憾。分析荷兰失败的原因,或许在技战术层面、临场发挥层面可以找出很多原因。但有一个原因却是荷兰人不愿意提及的,那就是克鲁伊夫本人的问题。克鲁伊夫本人球技出色,仪表堂堂,在公众面前是一副天然的领袖形象。但事实上,克鲁伊夫本人性格乖僻、脾气古怪,对队友十分飞扬跋扈。经常在场上公开指责队友,甚至对教练的安排指手画脚。从领导力的角度看,这是一个十分糟糕的球队领袖,像极了早年的乔布斯——因为自己太出色,而不能接受队友的迟钝。与荷兰相比,西德队一直以团结、强调整体作战著称。乔布斯经历过被驱逐的经历,尚可涅槃重生。问题是荷兰人把克鲁伊夫当做神一样的对待。某种程度上也宠坏了他们的神,结果在随后的1978世界杯,克鲁伊夫居然以个人原因在赛前退出了国家队,让荷兰队又一次抱憾而归,然后就是长达十余年的沉寂。三、创新者背叛了自我自2006年开始,德国队开始走技术化路线,为此,一方面德国花大力气培养青少年球员。另一方面,德国非常开放的吸收归化球员。例如,现役德国国家队的锋线明星球员厄齐尔和波多尔斯基都是归化球员,波多尔斯基其实是波兰人,而厄齐尔是土耳其血统。这些归化球员确实带来了风格的明显变化,德国足球一改过去踢法刻板的形象,在进攻端风格套路更加多样化。但是随之带来的一个问题是,德国球迷发现过去那只意志顽强善打逆风球的钢铁战车不见了。近4届大赛,德国队两次败在世界杯半决赛、欧洲杯也是一次亚军一次第三名。分析德国输掉的这四场球,你会发现。德国队在比分落后时毫无办法,06年负于意大利0-2,08年负于西班牙0-1,10年再以同样比分负于西班牙,12年0-2落后意大利,只在终场前不久扳回一分。老球迷都记得,1986世界杯德国虽2-3负于阿根廷,却是两球落后连扳回两球,那种钢铁精神让任何对手胆寒。在归化球员中,厄齐尔被认为是德国的中场核心,但仅仅是技术层面,而不是精神层面。在俱乐部,厄齐尔也是出了名的软脚蟹,在大场面下经常发挥失常。阿森纳俱乐部本赛季数场大比分失利,厄齐尔都在场。不仅不能挽狂澜于即倒,甚至还在场上频频失误,直接助攻对手,让球队雪上加霜。(参见本赛季阿森纳1-5利物浦的比赛)。事实上,这也是让德国媒体最为头疼的问题,一方面德国的足球更好看了,更立体了,但另一方面,似乎也更脆弱了。这其实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就像当年贝尔萨偏执的要在自己的祖国实验3313一样。每个国家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的文化传承和基础,即使是伟大的颠覆式创新者,也不可能完全背板自己的文化和历史。德国足球的钢铁意志,背后是德国人的严谨与刻板,与艺术足球需要的想象力天然就存在着矛盾,一者为工程师,一者为诗人。在这看似极端的两极中想捏合出不矛盾的整体,其难度或许远比自信的德国人想象的更大。

C 语言中的 do-While 循环

linux操作系统教程

js数据结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