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母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子母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罗伯特库特纳一夜暴富的经济体制

发布时间:2021-01-08 03:34:29 阅读: 来源:子母床厂家

针对当前美国收入分配的变化,有两种不同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为了让经济运行效率更高,有必要缩小贫富差距;第二种观点认为,财富和收入的集中反映了美国体制和政治权力的变化,并不需要改变。

力挺当前体制的人士认为,当前的新型经济具有全球化、高科技和高技能的特点,因此,创新公司收获巨额回报是无可厚非的——和普通美国人相比,创新人士更聪明、更具创造力,而且掌握更高的技能。

这种认识自然有其道理,涉及技术时,情况更是如此。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就描述过这种“赢家通吃”的经济体制。在这种体制中,依靠舞台和独特才能或技术性突破,金融和娱乐超级巨星能合法地获取天文数字般的巨额收益,从而确立别人无法企及的霸主地位。eBay创始人皮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就以这种方式赚进了数以亿计的财富。同样,这类例子还包括创建Google公司的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当然,还有比尔·盖茨(Bill Gates)。

但是,即便在这些例子中,社会也为此付出了过高代价。我们完全可以说,盖茨的业务就是以牺牲社会的利益来赚取垄断性质的利润。美国共和党主政时期,反托拉斯立法流产,因此,微软就利用占市场垄断地位的Windows操作系统打压竞争对手,千方百计让微软公司竞争对手的产品难以与Windows系统兼容,从而将那些往往更胜一筹的应用软件供应商(如挑战Word的Word Perfect软件和对抗Outlook的Mosaic软件)无情地赶出市场。同样,Google公司也因为在视频和印刷书籍中剽窃他人的版权内容而被告上法庭。

当然,如果说创新者因为创新而值得享受数额巨大的收益,那么,高科技企业家当仁不让理应获此殊荣。他们的确为社会创造了价值。如果我们要防范他们成为富可敌国的富豪统治集团,那么,对策便在于,出台更严厉的反托拉斯法及累进收入和遗产税。在这种背景下,大量技术创新同样也会出现。

在贫富差距小和社会更平等的过去,即使企业家所获得的财富回报只以百万而非以数亿美元计算,他们仍能不断取得创新成果。还有一些人,如乔纳斯·索尔克(Jonas Salk)或万维网的创始人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 Lee),则纯粹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而忘我地工作,只拿一笔可观的职业收入就心满意足。

一夜暴富的总体文化所带来的危害的确不小。因为,这可能会忽略注重社会利益的科学家、医生和教育工作者。他们中的大多数,只要能在适宜的工作环境中工作,拿一份可观的职业收入就十分满意。但是,其同辈暴富的文化则在暗示他们:如果不努力追求巨额收入,那他们就是天大的傻瓜。这种文化氛围腐蚀着科学研究等领域的价值观。

如果说科技创业家理应获得巨额收入的论断还有争议,那么,华尔街的亿万富翁发家致富的原因,则完全是另一个版本。他们一夜暴富,美国经济却因此每况愈下,这就说明很多问题。在放松管制的大环境中,套利基金经理和并购专家们之所以获得巨额收益,往往并不是因为他们开发了什么有价值的新技术,而是因为他们以内幕人的身份,利用所知资讯在市场被广泛关注之前推动市场向前发展;或操纵这些市场,从中牟利;或对资本进行重组,以期从交易中截取额外价值。诚然,华尔街有些内幕人的确能增加价值,但是,大发横财的经济体系的外溢成本往往超过其所获收益。

这种经济体系不仅给总体经济效率带来危害,还会对财富分配产生负面影响。当华尔街自我交易情形引发空前大灾难时,如安然公司破产和当前的金融危机,就会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当并购交易对资本进行重新整合时,金融专家则不顾运营公司的死活将利润悉数拿走。为了尽可能从交易中获得利润,各方大张旗鼓地推动并购,至于谁获得企业的利润,就取决于各方的运作策略了。毫无疑问,公司的新主人将大力压榨雇员。结果往往是:工资被削减,雇员失业率上升,业务转而外包,养老金基金被强占。我们与其说这种体系提高了效率,不如说收获劳动果实的群体不断缩小。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

我们来看2007年发生的一个案例。该年4月,房地产大亨山姆·泽尔(Sam Zell)成功竞购位于芝加哥的Tribune 公司。此前,Tribune公司及其子公司《洛杉矶时报》内部的劳资关系不太融洽。在总价82亿美元的负债收购(leveraged buyout,又称杠杆收购)行动中,泽尔仅拿出自己家当的3.4%,便成功实现对Tribune公司的控制。他利用新近设计的雇员持股计划(ESOP)的税收优惠减少税收负债,收购所需的其他资金则均为贷款。这种计划听起来是让雇员成为合伙人。事实上,雇员无法获得公司控制权。如果公司运营成功,泽尔将获得大量利润和资本收益,万一企业运营失败,那么,持有期权的雇员股东将为此承担大多数的损失。为了完成交易,泽尔举债80亿美元,这自然不包括公司本身已欠下的接近50亿美元的债务。结果,运营公司需支付的利息费用大幅攀升,致使债券评级机构下调将其债务评级,这又进一步提高了利息成本,而公司又要解雇更多雇员。与其说这是提高经济效率,倒不如说这是套取现金流。

这类交易之所以能够盈利,是因为他们利用税收法融资,尤其是利用偿还利息的税收处理规则,金融操作因此猖獗起来,收入差距由此拉大,情形日益严重。这类交易让一小部分内幕人变富,而且其收益完全建立在对普通雇员工资削减的基础上。这与技术或真正的企业精神毫无关系。

总之,无论是在所谓的高科技体系还是华尔街,这都是一夜暴富的经济体制,而这放大了美国的贫富差距。(作者系《美国展望》杂志创始人,重建强调民众经济问题的Demos智库资深成员,著有《大国的陷落》)

上海妇科医院_宫颈糜烂怎么护理

上海看月经不调-上海月经不调医院

重庆潜伏期尖锐湿疣诊断方式有哪些

上海妇科医院_月经不调可能导致女性不孕吗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银屑病通过食疗能治愈吗?

上海比较好的子宫肌瘤医院在哪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