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母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子母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南坪打车到西永收费227的哥宰客遭投诉国内国际国内新闻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1 01:59:12 阅读: 来源:子母床厂家

南坪打车到西永收费227的哥宰客遭投诉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 资讯生活

昨日,交通行政执法部门决定对聂军的出租车从业资格证进行暂扣处理。?重庆晨报记者?李斌 摄

??? 线路示意图

(重庆晨报记者?许星?卢雨 报道)从南坪长途汽车站乘出租车到沙坪坝西永,行驶里程竟有89.7公里,收费226.7元。而一般情况下,出租车费在70-80元间。

????上月28日中午11点46分,当的哥聂军收取了阮钦钢的天价打车费并把打印出来的发票给他时,心里忐忑不安。果然,次日下午3点07分,市出租车投诉中心接到投诉。昨日下午2点,九龙坡区打击机动车非法营运联合执法队将聂军的行为定性为宰客行为,将从重处罚,具体处罚情况还要经商议才能决定。的哥聂军后悔不已,“当时我是一时冲动呀!”

??? 的哥宰客遭投诉

昨日清晨7点,渝ATZ409的出租车司机陈志毅(音)在九龙坡区马王乡大堰3村,从夜班同事手中接过出租车,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上午9点,陈志毅接到了所属公司的一个电话。电话里称,2月28日,他的出租车遭投诉宰客。陈志毅愣了一下,猛然想到当天开车的是为其顶班的聂军。当即,陈志毅驱车向聂军所住的小区赶去。此时,已关机的聂军还在睡梦中,直到上午11点,聂军起床准备吃午饭,当他打开电话时,一阵急促的铃声响了起来。

电话是陈志毅打的,在终于拨通了聂军的电话后,早已气急败坏的他冲着电话那头吼道:“你因为宰客被投诉了!”

计价器没有归零

聂军这才如梦方醒,想起了当天上午发生的事情。

聂军和陈志毅是一年前开出租车时认识的。春节前,聂军辞掉了工作,10多天前为陈志毅当起了顶班驾驶员。由于前一天朋友过生喝了点酒,28日上午7点钟起来上白班时感到身体不太舒服,于是在7点47分送最后一个乘客到南坪汽车站后,聂军将出租车停在了万达广场附近的临时停靠点,扣下计价器休息。

此后,聂军在车上睡了一觉,然后下车买了点东西吃。这时,一男一女走到了出租车旁。“到西永走不走?”男子问。聂军看了看两人,示意他们上车。男子坐到副驾上,女子坐后排。聂军发动了已在此停放3小时的出租车,缓慢驶出了出租车临时停放点。但此时,车内的计价器并没有被聂军重新归零。

乘客是来自万盛的19岁的阮钦钢,此前他只在主城断断续续打工一年,原本就对主城不太熟悉,加之不常打车,所以他对主城区的道路和地理位置更是一窍不通。

当天上午11点过,为了送朋友陈小红从南坪长途汽车站到沙坪坝西永,找不到路的他决定打车。于是,他俩上了聂军的出租车。上车后,阮钦钢发现计价器一直扣着,但是由于当时显示金额的数字看不清,所以他并不知道计价器没有归零。对于当时没有向的哥聂军提出异议,阮钦钢说,因为“司机一路上没给我说过,我就没问”。

乘客坚持要发票

就在车上阮钦钢与聂军长久的沉默中,出租车离目的地西永越来越近,差不多过了大学城隧道的时候,阮钦钢无意间看了一下计价器,显示已经超过了200元。“当时就把我吓了一跳,我在想是不是计价器显示错了哟。”阮钦钢称。到达目的地准备付钱时,阮钦钢称,自己还特意问聂军“要好多钱”。“他说表上是好多就是好多。”阮钦钢称。

无奈,阮钦钢照价付了227元打车费,但他坚持索要发票。而此时,聂军的一个细节阮钦钢记得很清楚,“他叫我只给200元,那27元不用给了,但前提条件是要把发票还给他。”对此,阮钦钢并没有理会。

当天下午,在西永和朋友陈小红道别后,对于上午打车遭遇的天价打车费,阮钦钢越想越不对劲。于是,他先拨打了物价监督电话12358,在接线员提醒下,他才注意观察票据上的上下车时间、里程、金额等信息。那时他才发现,上车时间一栏竟然是“07:47”,等候时间一栏竟有3小时12分之多。次日,小阮拨打96096进行了投诉。

乘客:道歉和退钱的事,将委托同学帮忙

??? 作为聂军的朋友,陈志毅对此事表示十分遗憾。他称,当时让聂军为自己顶班是因为知道他家境困难希望帮他一把。聂军说,目前自己一家三口和父母住在一间50多平米的房子里,两口子的收入不仅要供养两位老人和7岁的儿子,还要缴纳每月750元的房贷。

对于开出天价罚单一事,聂军表示愿意给阮钦钢当面赔礼道歉并退还多出的车费。对此,已经返回万盛老家的阮钦钢平静地接受了,“不过我现在不可能为这事专程去一趟主城,接受道歉和退钱的事情都只有委托我的同学帮忙代办了。”

昨天下午2点半,在九龙坡区打击机动车非法营运联合执法队的会议室,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对聂军进行了问讯。此时,陈志毅并没有进入会议室,而是在外面等候。

聂军穿一件暗紫色夹克、一条浅蓝色格子西裤,裤腿上有磨损的痕迹。聂军时不时喝一口执法人员给他的矿泉水。对于聂军一开始还原的事发经过,在问询人员的口中却经不起推敲。聂军起初反复称,乘客是在知道没有重新打表的情况下默认自己继续行驶的,并且在到达目的地西永后,自己并没有收取乘客227元打车费,只收了80元钱。但是问询人员却称,在向乘客详细了解的事实中,与聂军所说的完全不同。

此时,聂军放在膝盖上的手反复搓揉着。在沉默了几秒后,他希望上洗手间。在会议室门外,聂军大声说着“我确实很紧张”。2分钟后,聂军回到了会议室,他深吸了一口气说:“此前我说的确实是我编的,主要是为了我朋友(陈志毅)不被牵连,现在我会说实话的。”

聂军开始述说事情的经过:在搭乘了阮钦钢及其朋友后,自己走的是鹅公岩大桥经陈家坪再上渝遂高速,从路程上来说并没有绕道。到了西永后,原本只想收乘客80元,但因为价钱问题和乘客发生了口角,一气之下便把没有归零的等时费等都加到了这位乘客身上。

??? 乘客下车后,聂军心里也十分忐忑,并向同为出租车驾驶员的朋友打电话聊了此事,朋友当时就建议他赶紧把钱还了,不然事情不好办。聂军称,此后自己驾车在西永绕了1公里就为找到阮钦钢希望把钱退了,但是没找到,只能悻悻然离开。直到昨日从朋友处得知被投诉,自己后悔不已。

我的女神汉化版

大梦想棋牌

火炬之光

相关阅读